《唐山劳动日报》——点种百年 已是花开遍地 走进大钊故乡(下)

2021年02月19日  点击:[]


“三姐夫,听说你在北京当大学教授?”

“嗯呐。”

“那教授,平时都干啥?”

“点种!”

“三姐夫逗我呢,点种那不是我们庄稼人干的活吗?”

“我点的,是不一样的‘种’。”

春节期间,在唐山市乐亭县李大钊故居,李大钊故居管理处副主任、李大钊夫人赵纫兰弟弟的孙子赵书明,用浓浓的乡音还原了这段100多年前的对话。

那是1918年或1919年夏天,身为北京大学教授的李大钊,回老家过暑假时,与一位妻弟聊的家常。

新中国成立后,乐亭县第一中学师生访问李大钊故居时,这位亲戚无意间谈及此事。

没想到,老师听后激动起来,提议全体学生起立:“同学们,李大钊同志点的‘种’,就是革命的种,共产主义的种!我们要让他点的种,在我们心里开花结果!”

百年已是风雨兼程,百年正是风华正茂。

如今,这位“三姐夫”点下的“种”,已经收获了超过9000余万的共产主义追随者。

岁月流转。百年光阴,写就一段历史的传奇——

在故宫博物院的东北,有一座用红砖砌筑、红瓦铺顶的近代建筑。这里,宁静与力量共生。

1920年初,陈独秀和李大钊相约建党。当年3月,共产国际代表来到北大红楼,介绍了十月革命和苏维埃各项政策,使中国人看到了新型社会主义社会的轮廓,对世界革命燃起了信心。李大钊说:“我们这些人只是几颗革命种子,以后要好好耕作,把种子栽培起来,将来一定会有收获的。”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在“栽培种子”上,李大钊十分关心新思想的传播和青年的培养。

“学校造人才为改造社会,读书为做事不是为做官”,时至今日,大黑坨小学依然将这副对联奉为校训。

李大钊年幼时,大黑坨小学所在地还是华严寺。李大钊眼看着村里人常到寺里烧香祈福,可是穷人还是照样穷,并没有被保佑。

回首近代中国史,在探索救国图强的道路上,君主立宪制、封建帝制、总统制等各种政治体制轮番登场,但是梦想一概幻灭。那么,中国人民的出路究竟在何方?

离家求学后,李大钊开始逐渐接触马克思主义。特别是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爆发后,他更是以极大的热情和敏锐的眼光,认为马克思主义才是“拯救中国的导星”。

农村人要想翻身过上好日子,就得有觉悟,要让子孙后代接受新思想。怀揣着理想,1919年,李大钊利用放寒假回家的时机,挨家挨户给乡亲们做工作。

在他的力促下,华严寺被改造成学校。开学那天,热闹非凡,乡里乡亲都兴奋地把子女送来。李大钊也很激动,亲手题写下那副对联。

对联的背后,是李大钊浓浓的家国情怀。中国共产党人,将自己的命运,与国家、民族和亿万人民的命运紧密相连。他们,视这样的责任为使命。

2021年春节,万家团圆的灯火亮起,薄雪中的街道格外清冷。而在大黑坨村口的简易彩钢房里,村党支部书记杨晓波为疫情防控而坚守:“咱村里安全,大棚里的果蔬就好卖,老百姓才好过个安生年!”

昏暗的灯光下,杨晓波的脸色泛黄。他被检查出患有肝癌,

已做过9次手术,“可是,既然组织相信我,大伙儿支持我,我就得负起责!”杨晓波向村民隐瞒了病情,默默转让了自己经营多年的两个温室,以便腾出更多精力来工作。

时空变幻,惟精神永恒。在李大钊的故乡,信仰之光始终照耀着前行的路。

“以青春之我,创建青春之家庭,青春之国家,青春之民族,青春之人类,青春之地球,青春之宇宙,资以乐其无涯之生……”唐山一中校园内李大钊塑像背后,雕刻着其所著《青春》。

李大钊的母校直隶永平府中学堂,是唐山一中的前身。李大钊从这里,走向更广阔的天地播撒革命火种。

大钊点种,后人耕耘。

“大钊校友曾讲,‘我以为世间最可宝贵的就是“今”’。”新年伊始,唐山一中党委书记、校长王卫国就向全校师生致以新年献词,“只有善待今日,在自己喜欢的领域耕耘,才会构建美好的人生。”

崭新的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也是“十四五”开局之年。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后,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展现了一幅更加美好的画卷。朝着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军,这是建党百年来前所未有的重要关口。

百年前,李大钊曾说,“黄金时代,不在我们背后,乃在我们面前;不在过去,乃在将来。”

征途漫漫,惟有奋斗。

在唐山师范学院,大钊精神被写入《形势与政策教学读本》等,作为全国普通高校教材在全校使用。“回顾历史,是为了更好地面向未来,增强开拓前进的勇气和力量。”中国李大钊研究会理事、唐山师范学院党委书记王英勉励学生。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是历史的、现实的,也是未来的,必将在一代代的接力奋斗中变为现实。

在唐山市中心,新华道与建设路交叉口东南,坐落着一个唐山人都熟悉的地标——大钊公园。公园西门附近,大钊半身花岗岩雕像高高矗立。

虽然春寒料峭,依然有不少市民带着孩子前来游玩。驻足凝望雕像,有孩子不禁好奇:“大钊爷爷的肩膀,为啥特别宽呢?”

这时,家长就会告诉下一代,这象征着大钊爷爷“铁肩担道义”的志向。背后的油松、侧柏,则是他万古长青精神的化身。

在雕像中轴线四周,配植了不少品种的常绿树和花灌木。正如李大钊播下的种子,在他鲜血的浇灌下,已花开祖国大地。

(发布于《唐山劳动日报》2021年2月19日第1版

http://szb.huanbohainews.com.cn/tsldrb/html/2021-02/19/content_216368.htm


 

上一条:《冀时》——【两会好声音】王英委员:提高农民科技水平 增强致富能力

下一条:《河北日报》——两会微镜头丨我为乡村振兴献策

关闭